「原本光鮮亮麗的布娃娃,

現在灰頭土臉,身上的衣服殘破不堪,

被丟在床底的某一個角落,

任塵埃一層又一層的覆蓋...


布娃娃臉上縫著微笑,

心裡卻哭著大喊,

所謂的價值,一次又一次的,

摔落在地上...」




最近,沒特別做什麼事情,體重卻一直往下掉,

所以,晚上我很大膽的吃了至尊雞排,和一份小薯,

其實,消瘦的感覺很好,那連結了我對存在的想法,

我還想更單薄點,單薄到我瞭解何謂存在。

 

 

最近,我盡量不讓「如果可以」的語句跑出來,

畢竟,生命永遠都不可能沒有「如果可以」,

於是,心想事成,儼然成為了最終級的祝福。



太陽巨蟹,月亮牡羊,有點衝突,卻也緊密的結合出執著,

水一般的柔和,火一般的剛毅,是被誤解,是無法被規勸,

是被印記了不服輸,是被封上了孤獨,

無所謂的所謂,又所謂的無所謂。

 

我看著手中的小燈籠,燃燒殆盡,

夜晚的頂樓依舊沒有好風光,剩下寧靜與自作自受的冷冽。





薰衣草香氛蠟燭和小名片,是我的力量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予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