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,很晚的時候,睡不著覺,

和同學跑去系館頂樓,吹吹風聊聊天,

難得,可以這樣悠閒的陪伴。


聊著聊著,我們想到大學的日子,

妳在淡江,我在東華,

坦白說,比現在的彰師大有趣。

 

 

 

今天晚上,大家突然都不見了,

所以我自己跑上去。


放眼望去,有八卦山、台化和歪七扭八的矮房,

說真的,不是我愛的景色,而且看不到星星,

如果,這裡有屋頂,那該有多好,

於是我又想起了大一和大夥上屋頂的日子,

吃鹹酥雞、喝可樂那還有唱歌。

 

突然覺得被夜空包圍,被包圍的我顯得好渺小,

渺小到有一種生命延續與終結是如此的簡單又艱難的矛盾,

我從以前就不斷地在思考,

我這個靈魂來到這個世界上究竟有什麼樣的意義?


我不是一個人,卻又只是一個人。


我的生命線會怎麼轉彎,我的下一秒又將何去何從?


我打了電話給你,也打了電話給馬麻。

 

我不知道我在想些什麼,

現在的我時間可以很多也可以很少,

現在的我想著未來我會過著什麼樣的生活,

再過不久,我就要告別學生生涯了,

這是我所期待的,也是我所不安的,

我曾擁抱的夢想,一直在我心中等著發芽。


好像很多時候很多事情都急不得,

因為急不得就不知道該怎麼辦,

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,就只能暫時交給上天。

 

暫時,而已,我倔降的個性,還想跟天討點協商空間。



想東想西,也想不出個什麼結論,

應該是從小到大,我就是這樣,

老把心中的事情一遍又一遍的想,

然後一次又一次的先畫上逗號。

 

說不上來此刻的心情是什麼顏色,

但晚上的風吹起來很舒服,

即便頂樓看去沒什麼好風光,

至少身體的細胞是涼涼的。



該下樓了,我的進度不能停留在休息站。

 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予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